2017年清明节,西安市临潼警方破获一起罕见的陌路凶杀人,23岁的疑犯先后因抢劫、伤害等判处有期徒刑。从累犯到“无差别杀人”的元凶,疑犯落入法网后供述“自己不想活了,杀人可以被枪毙”等令人震惊的话语。 图片由公安临潼分局刑侦大队提供

  “我不想活了,杀人是为了找死,报复社会……”4月初,临潼男子捅死并不认识的16岁少年。他如何一步步堕落成杀人疑犯?内心世界藏着哪些东西?如何防范类似悲剧再发生?

  2017年4月3日晚8时许,西安市临潼区庙王村村口的菜地里,走出一个脸色忧伤的少年。

  少年刚给父亲上完坟,坟地距离村子仅几百米,此时的少年回家心切,因为刚才出门前奶奶正在做他喜欢吃的臊子面。

  暮色中,迎面走来一名身高约一米八的男子。少年刚想停步给对方让过,男子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刀,猛地朝少年胸口等部位刺入……

  4月4日早,在菜地中央的一条小水沟里,临潼警方发现了16岁的王龙(化名)的遗体,其脖颈、胸部、腹部等部位伤口达数十处。

  4月5日中午,一位面容清瘦的男子在亲属陪同下走进公安临潼分局火车站派出所。他说自己叫张星,3日晚菜地里遇害的少年是他杀的。

  警察问:“你认识被害人吗?”张星说:“不认识。”警察再问:“你为什么要杀一个不认识的人?”张星回答:“我不想活了,杀人是为了找死,报复社会……”

  23岁青年的蜕变

  曾经的留守儿童

  内心最恨的人是父亲

  西沟村位于临潼城区北约3公里。谈到张星一家,许多村民说,这家人已有很多年不在村子里住了。“他爸在街道给他们买了房子,听说一家人前些年都去了青海。”村民介绍说。

  在哥哥张越的记忆中,小时候家里特别穷,他七八岁时,有一次生病去医院,父母甚至拿不出2毛钱的药钱。当时父母搂着自己直哭,小自己两岁的弟弟张星站在旁边一脸的迷茫。

  几年后,父亲带着母亲去了青海格尔木打工,后来在当地做一些小生意。而这期间,张越和弟弟就成了留守儿童,和爷爷奶奶一起在临潼农村生活。当时爷爷奶奶年纪大了,偶尔生病无法照顾两兄弟时,他们就会轮流去附近几个姑姑家小住一段时间。

  父母常年不在身边,张越和张星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爷爷和奶奶所能做到的,仅仅是不让兄弟俩流落街头。

  张星仅在小学阶段就换过3所学校,其中一段时间还被父母带到青海借读,但没有多久又转回了临潼。

  张家发生重大变故是在张星读六年级时。和父亲一起在青海做小生意的母亲患了重病,回西安救治了半年左右去世了,这一年哥哥张越读初二。

  母亲病故后,张越辍学回家。父亲给兄弟俩在距离村子不远的街道买了一套两层六间的房子,然后又去了青海继续做小生意。这一年,爷爷奶奶也先后去世,照顾张星的任务就落在哥哥张越的肩上。

  小自己两岁的弟弟张星出生于1993年。张越很快就发现,弟弟和自己一样对读书不怎么有兴趣,小学毕业后初中读了一学期就辍学了。

  当时张越也刚走上社会,他一方面极力想给自己找一份事情做,一方面还要照顾弟弟,所以许多时候显得力不从心。

  初一辍学后弟弟很快就和当地社会上的小青年们混到一起了。很多次张越想管教弟弟,结果发现弟弟的叛逆心特重,根本不听他的话。

  有一次,张越对张星说:“父亲不在身边,妈妈和爷爷奶奶都不在了,你要听话。”结果张星向哥哥咆哮起来:“不要在我面前提父亲,如果不是他,咱俩能会是今天这样子吗?”

  意识到弟弟和父亲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,张越多次想叫父亲回临潼,一起商量弟弟的事,可当他说出这个想法时,张星冷漠地回应说:“我没有爸爸,我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